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电脑硬件 > 其他 >

谎言?手段?复盘马斯克打击报复泄密者的全过程

时间:2020-01-13 02:49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谎言?手段?复盘马斯克打击报复泄密者的全过程...

导语:彭博社日前报道称,2018年6月,外媒报道特斯拉将废弃Gigafactory 40%的原材料。过了几周,马斯克开始派调团队,试图抓出把消息透露给媒体的人。目标锁定后,马斯克和特斯拉通过一系列手段,对他进行了打击报复,包括监视、传播不实信息等。

以下为报道全文:

马斯克是一个传奇人物,按他的标准来说,去年的一则报道并没有什么轰动的。2018年6月4日,Business Insider报道说特斯拉正在废弃或者重新加工Gigafactory工厂40%的原材料,Gigafactory是一座巨大的电池厂,建在内华达沙漠。文章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,特斯拉因此损失1.5亿美元,他还说工厂内堆积了大量废料。特斯拉否认此事,几小时后,一切照常。

世界在前进,马斯克却停了下来。第二天就是年度股东大会,在会上,股东并没有将Business Insider报道挑出来,质问马斯克,过了几周,马斯克调派一个团队,想搞清一个问题:到底是谁告了密,将消息透露给媒体?

特斯拉认为告密者名叫马丁·特里普(Martin Tripp),是一名40岁的矮个子男人,他在许多低级制造职位上打滚,最终在Gigafactory组装生产线上找到一份差事。特里普后来说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他希望能让特斯拉加强运营;马斯克可不是这样认为的,他在员工备忘录中说,特里普是一大威胁,他给公司带来“广泛而严重的破坏”。马斯克还暗示说,特里普将数据告诉媒体,不只如此,还透露给不知名的第三方。

背后是不是有更大的势力在搞鬼?马斯克大声质问。特里普是不是与特斯拉的敌人串谋了,特斯拉有许多敌人,比如石油公司、汽车制造商、华尔街做空者。马斯克警告称:“有许多人想要特斯拉死,名单超级长。”

6月20日,特斯拉将特里普告上法庭,索赔1.67亿美元。就在当天晚些时候,特里普收到内华达斯托里县(Storey County)警察局的通知,原来特斯拉安全部门联系警方,一位匿名者打电话给特斯拉,说特朗普准备“袭击”Gigafactory,他正在策划枪击事件。

当天晚上,警方盘问特里普,他手无寸铁,泪流满面。特里普说他很怕马斯克,打电话告密的可能就是马斯克自己。副警长试图安慰特里普,他又给特斯拉打电话,说威胁是假的。特里普不是威胁。

对于特里普这样的人,许多CEO都会选择忽视。但从警方、前员工、特斯拉内部调查文件看,马斯克可不是善男信女,他要摧毁特里普。

特斯拉PR部门散布谣言,说特里普有杀人倾向,可能是大阴谋的一部分。在Twitter网站,马斯克暗示Business Insider记者内特·洛佩斯(Linette Lopez)受到了做空者的蛊惑,拿了他们的好处费,马斯克还认为特里普从洛佩斯手中拿到贿赂,提供有价值的特斯拉IP(知识产权)。洛佩斯否认指控。

特里普事件只是社交媒体灾难的开始,美国SEC强迫特斯拉指派一名所谓的“Twitter保姆”,也就是在公司内部设一位律师,审查马斯克的推文。自去年夏天以来,马斯克做出如下一下滑稽的事:

——在Twitter网站毫无根据指责英国潜水员,说他有恋童癖。

——在Twitter发布错误消息,说投资者已经提供资金,准备将特斯拉私有,每股420美元,结果招来SEC起诉。

——不知怎么的,马斯克与二线明星、说唱哥手阿泽莉亚·班克斯(Azealia Banks)吵了起来。

——接受播客采访时,马斯克吞云吐雾吸大麻,结果联邦政府出动,对SpaceX是否达到安全要求进行评估。

马斯克向特里普开火让法务监管混乱进一步升级,乱上添乱。Gigafactory保安部经理、前军人肖恩·古斯罗向SEC提交告密者报告。在报告中,古斯罗声称特斯拉保安部门为了抓住告密者,做法不道德。按他的说法,特斯拉调查人员黑入特里普的手机,跟踪他,误导警方,让他们监视。古斯还说,特里普没有破坏特斯拉,也没有黑掉任何东西,马斯克心知肚明,但他还是用各种误导信息败坏特里普的声誉。

一位特斯拉女新闻发言人在声明中说,古斯罗的指控并不属实,而且耸人听闻,不过她拒绝给出具体评论。新闻发言人说,古斯罗因为绩效不佳被炒,在此之前,他并未说过自己有任何不满。古斯罗对此并不认可,他说,绩效评估大体都是积极的。他所以提出问题,主要是希望监管者、公众知道特斯拉能做什么。

古斯罗称:“他们可以做到一些超出我想象的事,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存在,老实说,吓到我了。”

快速增长的交通运输企业违规操作,让安全部门打击告密者,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有过。2年前,Uber全球情报经理理查德·雅各布斯(Richard Jacobs)指控说,同事偷偷录下竞争高管、自己下属的对话,还做了其它一些不道德的事。后来他收回一些指控,Uber新管理层站出来道歉,否认监控,同意改善。雅各布斯提到两位调查员尼克拉斯·吉西托(Nicholas Gicinto)和雅各布·诺孔(Jacob Nocon)以诽谤之名起诉雅各布斯,说他为了金钱诋毁别人的人格。两人还说雅各布斯的指责导致他们很难找到新工作。

不过他们说错了。对于Uber的失策,媒体口诛笔伐,马斯克却认为有些人值得重用。2018年年初,他任命杰夫·琼斯(Jeff Jones,前Uber保安部的管理人员)担任全球安全官,聘请吉西托和诺孔担任调查官,他还亲自面试这三人。马斯克接受媒体采访时为吉西托辩护,说他因为别人的罪过被Uber抛弃。吉西托和诺孔还在特斯拉工作,公司没有让他们出来说话,至于琼斯,去年11月已经离开,他拒绝发表评论。

当时,巨大的Gigafactory还是一片混乱。马斯克不断警告说,要在“生产地狱”中生存下去,为了制造Model 3轿车,特斯拉招兵买马,加速生产。马斯克熬过痛苦,他在办公室睡觉,接受采访时还落泪,他说自己已经接近极限了。在2018年6月的特斯拉年度会议上,马斯克说:“老实告诉你,这几个月是我经历的最痛苦的几个月,就像地狱一样。”

作者:采集侠  来源:网络整理
  • 电脑维修知识网(xxxxxx.com) ©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pcweixiu@tom.com 站长QQ:20567788
  • 技术支持与报障: 电脑维修知识网